存档

文章标签 ‘金枝欲孽(贰)’

金枝欲孽(贰) Beauty at War EP30 END HDTV XviD-TVBN

2013年5月31日 没有评论

第30集 – 如妃經歷 如夢似幻
湘菱為保護如妃中箭受傷,如妃急忙以繡了《卜算子》辭牌的絲帕為她包紮。湘菱捨身相救令她感動不已,說出了一直暗中擺布湘菱和流斐間的戀情。湘菱沒料到如妃會向她自白,但仍按原定計劃,促如妃出宮見流斐最後一面。兩人趕到宮門,廣場正展開激烈廝殺,只好留在大門後伺機。秋玹亦逃命至此,如妃驚見他手上竟有爾荷的珠釵,才知道他和爾荷原來早已暗有往來。湘菱安慰如妃,因她曾歎奪去爾荷體會愛情的機會,現在爾荷總算能找到心愛的人,亦未嘗不是好事。如妃後悔與爾荷爭執時,指她因未體會過而不明白當中因由,其實不明白的可能是自己。如妃從來都不相信流斐心儀自己的,因為她清楚流斐七夕要犯險去見湘菱便可證明,而且流斐亦知巴察已送休書,明白到湘菱即將成為棄婦。連秋玹也說過,以流斐恃才傲物的個性,竟肯為了湘菱的命途而去低頭求自己,是為了保護她,所以七夕後才故作忍心無情讓她死心。
270 MB

阅读全文…

金枝欲孽(贰) Beauty at War EP29 HDTV XviD-HDz

2013年5月30日 没有评论

第29集 – 兵荒馬亂 擔心宛琇
湘菱在如妃面前繼續一臉愁容,誘使她跌進圈套。湘菱解釋月老之音只有如妃聽到,其實應是流斐故意所為。湘菱解釋只因在與流斐相聚期間,不斷向他講述如妃種種事蹟,已令流斐轉把感情改投到如妃身上。湘菱更指因埋怨流斐的不忠,才逼使流斐與她決絕。如妃聽到未敢相信,一直觀察二人關係不似有異,可是湘菱道出因妒嫉如妃才遲遲沒有開口相告,又向如妃透露流斐受襲傷勢嚴重,希望引到如妃派梓軒出宮為流斐治理。宛琇探望吉海,要他答應長伴自己。吉海明白她的真心,但卻說出自己討好主子只為翻案,怕只會有負宛琇,亦不想連累到她。流斐求見秋玹,希望他面對湘菱能高抬貴手,讓她免受更多折磨。秋玹見流斐為了一名女子低聲下氣去求最大的宿敵,相信他對湘菱是真心。
204 MB

阅读全文…

金枝欲孽(贰) Beauty at War EP28 HDTV XviD-TVBN

2013年5月29日 没有评论

第28集 – 流斐離去 湘菱死心
秋玹回家後不見映琴,誤以為是流斐勾搭妻子便馬上趕回戲班找流斐理論。流斐和章和班的成員反怪責秋玹身為丈夫,竟不知映琴早已滑胎,因死胎仍在體內,讓映琴因痛失孩子而患心病。秋玹見妻子已神智不清以為胎兒仍在,只能追悔莫及。映琴經歷巨變,鞠笙仍流連酒館。秋玹狠斥他因為喝酒而一身台上功架盡失,也斷送女兒幸福,即使至今仍只在意章和班。鞠笙察知女兒出事,可惜一切已太遲。木都兒以為吉海左手的傷是新滿所為,看不過眼想為他出頭,更指天公有眼,但吉海已不信天命,稱只望木都兒別再幫忙。劉公公一度背棄宛琇,在她成為貴太妃後又回去宛琇跟前,更道出吉海與木都兒有染以博宛琇信任。
267 MB

阅读全文…

金枝欲孽(贰) Beauty at War EP27 HDTV XviD-TVBN

2013年5月28日 没有评论

第27集 – 湘菱進行 復仇計劃
吉海與梓軒在辛者庫一起飲酒已成習慣,梓軒憂吉海知道宛琇太多秘密,無法讓她安心,吉海聽後竟衝出屋外拿起燃起的木炭,讓刻在掌心宛琇的八字被傷患掩蓋。宛琇成為貴太妃,對吉海論功行賞。吉海因左手受傷只能單手在接賞賜,宛琇被他自殘左手的心意感動。宛琇在宮中地位舉足輕重,新滿勸秋玹若不到熱河見皇上,大可轉向討好淳貴太妃,加上宛琇只許流斐任南府教習,不用他表演,已不用再耍花招留流斐在宮中。梓軒為吉海左手換藥時,辛者庫其他成員手持木都兒以梓軒之名拿藥物過來。結果梓軒打圓場承認有吩咐過木都兒,亦明瞭木都兒對吉海的心思,勸他大事未成應少惹麻煩。爾荷報告如妃,湘菱抱病不能到永壽宮,而流斐被宛琇下令不能再入宮,於是如妃決定親訪擷芳殿。當看到湘菱手腕受傷,湘菱哭訴相信流斐有苦衷,指流斐現在甘於離宮放棄宮中上位機會,已不能在紫禁城內感受與他同樣的環境。
266 MB

阅读全文…

金枝欲孽(贰) Beauty at War EP26 HDTV XviD-TVBN

2013年5月27日 没有评论

第26集 – 湘菱察知 如妃擺布
湘菱知道流斐在宮外受襲,向木都兒打聽他的傷勢。木都兒因曾受流斐調戲,已認定他是登徒浪子,湘菱聽後更覺不便深入追問。宮中下人趁天朗氣清而曬書,卻突然刮起大風,吹走了湘菱的傳情紙傘。當風沙停下,紙傘已經破掉。湘菱無法保全充滿回憶的油紙傘而鬱鬱不歡,如妃開解她總算是曾經擁有,可是湘菱已無法面對。湘菱追傘的事,讓爾荷在意流斐是真情,還是只會逃避現實的懦夫。而流斐也從祿喜口中知道同樣情況,只問及湘菱心情如何,卻並未有表示看法。

蘇公公見湘菱已身陷其中不能自拔,把曾幫書蘭偷畫冒充流斐的事坦白說出,更說出書蘭猜中了她戀慕流斐,早把此事告訴如妃,如妃根本一直擺布二人。湘菱思前想後亦覺當中有異,於是向流斐說明了一切,更認為如妃為保護淳太妃而要對付流斐。但流斐早就看清事實,直言如妃要對付的人其實是湘菱。流斐順勢偽稱真正戀上之人是木都兒,只利用湘菱以作親近,既已事敗只好退一步,為明哲保身劃清界線,也要湘菱切勿把主子間的遊戲當真。
265 MB

阅读全文…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

跳至工具栏